某由

zry & zry48

Diminishing marginal productivity, literally.

配一脸啊啊啊!!!

【唐山海x顾晓梦】锦瑟 番外之唐明

少年糖堆和幼年晓梦,强行狗血,然而九岁年龄差很萌了嘻嘻

ooc到不敢打tag 就 看着玩就好:)

-----

关于唐山海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,甚至连顾晓梦都不知道。

有一天行动局填档案的时候,顾晓梦站在他边上看着,道:“当年特工总部里的档案也是这么写的。”

“不然呢……等下,你调查我?” 唐山海抬起头,一脸严肃。

“你敢说你没调查过我?” 顾晓梦撅起嘴,“话说,你那个档案都是真的?”

“假的。” 唐山海面不改色。

“那你还写?” 顾晓梦抢下他的钢笔,“这可是上交给组织的档案,不是骗日本鬼子的!”

唐山海不慌不忙地转过身,抱起臂...

【山城夫妇】明月为证

中秋节快乐。

-----
1943年,徐碧城回了重庆。那一年,她在上海成了一枚废弃的棋子,再没有什么价值。她于多个藏身之所间不停辗转,终于在入秋后的一天突然想起一年前也是这样的天气里,逃亡路上唐山海握着她的手说:你回重庆去吧,再也别回来。


徐碧城早想过要走,但她觉得唐山海的魂在上海,她舍不得。而这天一场雨后,她把帽檐压得低低的,漫步在弄堂的暗处,恍然找到了重庆的感觉,于是就想,好像是该回去了。


初见唐山海的那天,重庆刚下过雨,天阴沉着,空气却是清新的。徐碧城坐在戴老板的办公室里,手心里已紧张出了汗。


门外传来利落的脚步声,木板吱吱呀呀,然后是叩门声。戴老板说了声进,徐碧城抬起...

我会去找唐先生!!

漫天烽火失散在同年代中

仍可同生共死

【唐山海】迷途

今天麻雀开播一周年,想着写点什么表白我糖堆儿,结果写着写着好像成了怀念……
然后才发现,呀,今天中元节啊……
化用了迷途的歌词。总觉得迷途这首歌是演员张若昀在娓娓道来唐山海的一生。

-----

这一瞬间 ,我看见你。
你笑着流下一滴泪来。
你对面的女孩哭得不能自已,你为她擦泪。你本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。或许是责备她,或许是安抚她。但在这一刻柔和的灯光下,你只是说:活着真好。
那天是中秋节。那天的月亮圆圆满满挂在天上。那天我想,在某个平行世界的你还好么。
后来这熟悉的画面一直不曾改变。每次我想到你,就是想到那天的你,笑容绵绵,目光却是暗淡的。据说你在意的不是死亡而是生命,是这样吗?

“唐山海像一枚孤独的钉子,钉在上...

【瞎扯】虐文党宣言

他人怀糖罐 我有笔如刀 :)

水央央:

生前何须圆满,死后自会重逢。


北邙山下尘:



在微博上跟人怼(不是)的产物,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,在这边存个档,混更。



我提的原po微博搜“甜文党宣言”即可。






=正文分割线=






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,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。






虐文党宣言...



【张若昀】生日快乐!

一直认为,爱上你是命中注定。若不是因为我是我你是你,加上一连串的偶然事件,我都不会像这样在你的坑底,越陷越深……


2016年9月9日 无意中点开《麻雀》,开始追剧。

2016年9月13日 张若昀(唐山海)第一次出现在微博转发里。

2016年9月15日 中秋夜 在唐山海笑着流下泪说“活着真好”的那一刻突然爱上他。当晚,张若昀(唐山海)第一次出现在手机相册里。

2016年10月3日 偶然在贴吧看到有人整理张若昀的中学时代(该帖子在我看过后不久便删除),看到他校草时期的照片,突然觉得他离我好近好近,就像可能出现在身边的一位同学。次日在个人...

【唐山海x顾晓梦】锦瑟(十二)(完)

逻辑和史实早就不存在了。
完结撒花~(全文可戳海梦tag&稍后整理合集

-----
1952年。
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情,比如唐山海彻底想起有关顾晓梦的一切,之后情绪一直低靡。再比如,徐碧城结婚了。
成为人妻的徐碧城依旧把唐山海当作亲哥哥互相照应着。她察觉到梦醒后的唐山海整日浑浑噩噩,因此一直想帮他转移注意力,让他心情好些。直到有一天,徐碧城的丈夫有多年未见的好友即将离开香港去北京,便邀请他们夫妇出席送别宴。徐碧城借机叫上唐山海同去。
唐山海有很多年没参加过这种宴会了。而当他穿上最正式的西装站在那里,还是一如既往的挺拔如松,还是当年游走在上海上流社会的贵公子。在这熟悉的氛围里,唐山海放松了不少。
晚宴...

【唐山海x顾晓梦】锦瑟(十一)

高虐,ooc预警。我不会说写前文的所有就是为了这个糖堆的ptsd梗。

以及 为了一个圆满的结局有些情节与历史不符,不要认真。


-----

在与徐碧城的相互扶持下,唐山海的精神渐渐好了很多。汪伪政府的汉奸一个接一个的被暗杀,76号内部人心惶惶。他又重新找回了卧底的意义,与徐碧城的搭档也愈发得心应手。


顾晓梦这个名字终是被他深深埋在心底。


1945年,日本投降。而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,这片百年间战火不断的土地并未准备好迎接和平的到来。

随之发生的内战又让唐山海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。他根本不愿将枪口对准同胞——那滋味让他想起了在伪政府卧底的几年亲眼见着一个又一个战友...

【唐山海x顾晓梦】锦瑟(十)

晓梦暂时下线,小碧城上线。ooc了碧城,比较像原著+冬雨本人【日常洗白小碧城;也ooc了老毕,和来打个酱油的兰芝嫂子。


-----

晓梦哦,顾晓梦……

唐山海不知道第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,念叨着顾晓梦的名字。梦里的她时而像只轻盈的蝴蝶,却又一转眼就消失不见;时而像个披头散发的幽灵,回眸的眼神是那么绝情。

唐山海很想用酒精来逼迫自己接受顾晓梦已经不在了的事实。可他清楚自己是不能醉的。一个在刀尖上行走的人,每时每刻都是要清醒的。


因为战争还在继续。

唐山海上班下班时还是习惯路过机要室往里面瞟一眼。顾晓梦原来的座位空了一段日子,后来又来了个年轻的女孩子接她的班。那个女孩子分明就是在...

1 / 5

© 某由 | Powered by LOFTER